热门搜索:

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所以他手下不管是受到重用的还是不受重用的

时间:2019-05-01 16:2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 己方还远不假。可就凭他们兖州军的情报网,肯定是第一时间就能收到消息,所以如果曹操还不知道的话,伊籍第一个就不相信,所以他有此一。结果曹操在微愣后,听了伊籍所。他是微微皱眉,“如此听机伯先生,看来凉州军确实要到了!”这个他也承认,至于之前那个自己到底知道不知道襄阳时候,他打个哈哈就过去了。实话,对于曹操这样儿、
 
    的人来,他确实是明知道,可在伊籍面前,既然都装不知了。那么这个戏还得按照这个剧本演下去。就对自己人,曹操知道错了,他都不会承认,所以就更别是对外人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伊籍这个时候还是笑看着曹操,心曹孟德,你就继续装,不过他肯定不会再多什么,毕竟伊籍多少也是听自己主公过。曹孟德这个人,就算是明知道错了。他也不会承认,是死也不承认。所以别是他故意的了,就算不是,他也不会承认就是了,因此伊籍什么都不会,只是如今还得劝其人啊。所以他再次道:“司空所言不错。这凉州军都要兵临城
 
    下,不知司空可否派兵了?”这个时候伊籍是没有讽刺曹操什么,起来他也清楚,其实就算是自己能占上风,可又有什么大用呢?如今的主动。在人家曹操那儿,人家兖州军来,就来,不来,就不来,所以自己嘴上占上风,其实并不算什么优势。毕竟这可不是什么谈判,而是自己求人来了,不过就是当个客而已,这个客的最大用途,不是口头上占上风,
 
    而是让对方如何能同意,早出兵樊城,这才是自己的首要任务,其他的,都没有用。至少伊籍就很清楚,自己要是能让曹操马上就带兵去樊城,那么自己主公也会给自己记上一大功,起来伊籍不是那么特别看重这些的人,可是要是能有功劳,那自然是比很多都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听了伊籍此言,则是缓缓摇头,伊籍看到后心,你曹孟德就嘴硬吧,这态度虽也算坚定,可谁不知道,你心里所呢。起来你分明就出兵,不过不是这个时候而已,“司空胜凉州军否?”曹操闻言一笑,“机伯先生所,这自然是我所,谁不大胜凉州军呢,只是,这……”曹操和伊籍所还不一样儿,伊籍是胜,可曹操的是大胜,这个意
 
    思可就不一样儿了。因此伊籍所的胜,他可没是如何胜,那惨胜也是胜,可显然,曹操就认为是得不偿失。不过曹操所的大胜,这个就有几个意思,第一,肯定是,我们兖州军又不是没胜过凉州军,第二自然就是可别是惨胜,自己要,那也得是大胜才行!
 
    伊籍自然是听明白了,他此时笑道:“司空如果大胜凉州军,如今在司隶闭门造车,肯定是不能的,所以……”曹操接道:“所以先生之意,就是让我出兵樊城,可对?”伊籍
 
   
 
    头,“正是如此!”曹操早就看出来了,可以自己要是不出兵,那么伊籍他就得和自己一直这么磨蹭,不一定到什么时候。他确实是不怕什么,可这麻烦还是少儿好,这个是肯定的。而且曹操也知道,如果自己不早答应下来,这伊籍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儿来,这可都不好啊。起来伊籍能来这儿,肯定很多事儿都已经是豁出去了,所以这自己不怕,可
 
    怎么也不会没有顾虑不是?两人是沉默了一会儿,都没话是因为都在问题,曹操在要不要答应伊籍,而伊籍呢,他则是在,曹孟德要是一直都不答应的话,自己到底还要如何去做。毕竟这是己方来求人,可不是平等的,而且更不是人家求己方,所以己方本来就处在一个不利的局面。唯独看着还算好的就是,曹操心里其实是有意出兵的,这个伊籍觉得是
 
    最为关键的,要不然的话,不管自己有多大本事,自己能改变得了他曹孟德?那不开玩笑吗?结果还没等伊籍再什么再做什么,就听曹操哈哈一笑,“机伯先生,出兵事宜,我同
 
   
 
    意了!”一听曹操的话,伊籍差儿以为听错了,差儿没站起来,不过好歹他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,所以还不至于如此失态。不过此时伊籍的心里,那确实是高兴非常。毕竟这自己来函谷关,还不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,所以……伊籍赶紧对曹操道:“司空英明,如今我军盼司空援军,如同……”对伊籍来,这拍马的句子,那真是可以手到擒来。以前
 
    在刘表荆州军帐下,虽他不受刘表的器重,可刘表这个人,他爱被人拍马屁,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所以他手下,不管是受到重用的,还是不受重用的,可以溜须拍马的功夫,那都是不错。不过之后伊籍投靠了刘备汉军帐下,刘备和刘表可不同,至少他虽也不是不
 
    喜欢被人拍,可终究他是分得很清楚的,不像刘表那样儿,都有儿老糊涂了,所以伊籍自然不会给刘备怎么拍马,但是这功夫,可没落下,这在曹操这儿,这不又用上了吗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
第八八七章 凉州军兵临樊城
 
    曹操自然也是喜欢听人溜须,所以听了伊籍完后,他是哈哈大笑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~說但是他还能分得清,伊籍这么,无非就是讨好自己而已,给自己溜须,所以他很清楚,随即道:“先生不用好话,这我是答应了出兵不假,可到底什么时候,我可没!”伊籍一听,心怪不得人你曹孟德是奸雄,这果然是如此!所以他嘴上道:“司空,您这可不能如此,我军如今
 
    盼援军如……”曹操一听,心完了,这又来了!他对着还没有完话的伊籍一摆手,然后道:“机伯先生,机伯先生!”伊籍一听曹操如此,他也只能是暂时停下来了,毕竟曹操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,他叫自己,那意思先停下,自己不可能不听啊。而且自己可是代表着整个汉军,代表了自己主公和所有人,因此,丢自己的人,那无所谓,可却不能失了己方
 
    的面子不是,所以伊籍一下就戛然而止,然后看着曹操,淡淡地道:“司空有何指教?”曹操一听,是眼眉微挑,知道伊籍那意思,他就是在问自己,自己要给他个什么样儿的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此时一笑,然后道:“机伯先生,先生之意,我都清楚!要不然这样儿,明日,就明日,我就亲自带兵去樊城,先生看如何?”这曹操绝对是给足伊籍的面子了,要不然的话。肯定不会这样儿。而伊籍对此,他也清楚,这应该就算是曹操的底线了吧,所以他是赶紧头同意,那意思好像生怕曹操反悔似的,“善!曹司空能如此。真是最好不过!我家主公
 
    一定会感激司空和兖州军的!这绝对是……”曹操一听伊籍的话,他心,我可不用刘备感谢我,再了,就他那样儿还能感谢我?他只要不盼我早死,那就已经是很不错,很不错了,所以真是还别奢求其他的。可不是吗,曹操了解刘备。就像他了解曹操一样儿。起来刘备是绝对不会感谢曹操什么的,哪怕真有,最多就有那么一丝,头发丝那么多吧,多了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的法不错,刘备不盼他早死,就已经很不错了,所以他自然是没把伊籍的话当真。但是人家都那么客气,自己要是不两句。肯定也不是那么回事儿,所以对于伊籍的话,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是先了头,然后对他道:“机伯先生所,我都明白。今日就这样儿,明日。明日我定带兵前去,不知先生是我军一起,还是……”曹操那意思自然是你伊籍是要与我一起同行,还是要自己先走,先回樊城?而伊籍这时候。他自然是要和曹操同行,毕竟曹操哪怕是口头答应了下来,可他心里还是有儿担心,可自己也不能多,不好多,所以只
 
    能是跟着曹操,这样儿自己才能放心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小说]所以伊籍道:“自然是与司空同行了!虽我确实早些回到樊城,不过来主公更看到曹司空带着兖州军与在下一起回到樊城!”曹操闻言心,你伊机伯所倒是不错,确实是如此。你家主公刘备,就是希望我兖州军早日到达樊城,然后好和凉州军一战啊。可我真就能让他轻易如愿?呵呵,走着瞧吧,以后再看!
 
    曹操笑着了头,“也好,如此的话,先生明日与我军一起同行!”“诺!就依司空!”
 
    曹操头,然后伊籍便告辞离开了兖州军大营。对他来,这自己到大营这儿来的目的,如今已经达到,所以自己自然是不用再多待。起来伊籍也真是不在兖州军大营这儿多待,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真要起来,曹操这儿其实是敌营啊,哪怕双方早已同盟多时,可本质上的东西,却是没有什么改变的。所以对于伊籍这样儿的人来,他自然是不喜在敌营多待,哪怕是来请求援兵,哪怕是来服曹操,可敌营终究是敌营,哪怕让他在函谷关内待着,他都没有问题,可就是在兖州军大营,这个不成,没商量,他是绝对不会待久的,所以一听曹操同意后,他
 
    马上和其告辞,离开了兖州军大营。之前来也没有什么马匹,所以这回去,自然也是步行回去。本来之前曹操已经到了,要给伊籍准备匹马,可看对方那么急着回函谷关,曹操还能不懂伊籍的法吗,所以他顿时就对伊籍有了那么儿意见,所以本来该有的马,却是没有了。按道理伊籍是骑马来的,甚至还有两个汉军士卒跟着他一起,不过就因为他知道在
 
    函谷关外的兖州军大营,距离函谷关可真是不远,其实没走多远就到,所以他自然是没有骑马。对伊籍这样儿的人来,他觉得骑马和不骑马都耽误不了时间的话,他就是不骑马
 
   
 
    。至于那两个和他一起从樊城来的士卒,他们如今还在府中休息,这也是伊籍特意让的。毕竟他知道,也许自己在樊城,都不一定是很安全,但是到了曹操兖州军的地界,可以自己反而是更安全了。至于为什么这么,当然不用多了,至少他是相信,曹操肯定是暗中派人跟着他了,至于到底做什么,那原因有好几个。可其中一个,绝对是保护自己的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