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这个自己没到可他找借口搪塞自己这个自己却是明白

时间:2019-05-01 16:2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来,如果说此时凉州军已经在樊城大战上了,没准曹操明日就会带兵去,或者派兵。伊籍多了不知道,可少的他却是很清楚,曹操他必然是消耗己方和凉州军的战力,说起来他就是“坐山观虎斗”,最后没准也能收个渔翁之利,可要是一个整不好,己方可真就要被
 
    凉州军给灭了,这个应该也绝对不是他要看到的。所以伊籍到这里,他微微一笑,明日该如何去劝说曹操,他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法。当然他很清楚,曹操其实不是不去,
 
    不过就是……反正自己当然是让他早出兵早好,至于结果,他到底什么时候去,这个自己保
 
   
 
    证不了,只能说是尽力而为吧。第二日一早,曹操让士卒来请伊籍,当然肯定不是商量什么,哪有一大早就开始说的,话说如今还没有那么紧急。说起来哪怕曹操知道,马超凉州军对于刘备来说,他们马上就要大军压境了,可那也是刘备他们的事儿,和己方没什么关系。
 
    对曹操来讲,他还真是乐于看到马超和刘备他们死拼,不说自己占不占到便宜,只要他们都消耗了,其实就是己方的好处。当然也是,曹操并不希望刘备就这么简简单单就被灭了,当时的江陵,在曹操看来,刘备他们就算是不错,可惜啊,可惜就是霍峻被马超暗杀了,这个最后就没有办法了。曹操确实是觉得可惜,如果不是霍峻被马超暗害,这最后还不一定如
 
    何呢?当然曹操没认为霍峻就能逼退凉州军,可到底他能支持多久,这个谁也说不准。也许几日,也许几个月,甚至更多,这都没准的事儿。所以对于霍峻身死,曹操也是觉得遗憾,毕竟刘备少了这么一个守城的大将,这他们确实已经没有什么优势了,所以如今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伊籍来见曹操,曹操让他来是一起来用朝食,就是吃早饭。毕竟曹操算是比较好客的人了,别管他和刘备是什么关系,至少对待前来的客人,他确实,从来都没有小气过,这基本上也是谁都知道的。而伊籍一听,是赶紧道谢,然后入座后。和曹操一起吃饭。这在会客厅中,不止是曹操和伊籍两人。还有好几个兖州军的将领,当然也包括了荀攸和程昱。反正能来的,
 
    这个时候都到了。说起来平时的话,可没有这么多人,至于说今日怎么,看着比较全乎,实际就是因为伊籍来了,所以他们都清楚,伊籍肯定要被自己主公请用朝食,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几乎是全都来了。虽说都清楚。这个时候那个伊籍他不会多说什么,但是众人还是防着一手,那意思你伊籍老实点儿,别在吃饭的时候如何如何,你要是说别的,那咱们都奉陪到
 
    底。说起来曹操手下人,不是没有人知道他如何法,但是知道是一个方面,可真正。让自己主公去还是不去,那就是另一回事儿。说实话,没几个是真让自己主公带兵去樊城的,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别的原因。就是刘备,他们和刘备关系都不好,看着就烦。所以……在大多数兖州军众将看来,刘备那样儿的。被灭了不是正好吗。当然了,他们可不是不知道大局。可就算是刘备被灭,他们认为还是好处更多,坏处少。是,从大局来说,肯定还是刘备在,能牵制更多的凉州军,这个他们也知道,可即便如此,却也改变不了他们要让凉州军灭了刘备的心
 
    思。所以其实曹操也知道,自己手下一帮人,不少人都看不过刘备,所以要是他被凉州军灭了的话,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都高兴。所以自己这个当主公的,可真是不好当啊,这一边儿要安抚众人,一边儿还得去安抚刘备,至少自己能眼睁睁看着他被灭吗?可不看着,现在就带兵去?显然也不会,自己还得拖着,慢慢来吧。而那个伊籍,好像是看出来了,不过这
 
    又算得了什么呢,这无非就是自己晚去早去的问题。他伊籍伊机伯就算是能说服自己,不过就是自己早到樊城,可就算自己带兵去了,自己可以按兵不动啊,他们能把自己如何?曹操自然是清楚,自己就算去樊城,可方向不同,他凉州军还不会对付自己,哪怕退一万步说,
 
   
 
    就算是凉州军要对付己方,可己方就能让他们如意吗?所以……因为是吃早饭,所以伊籍自然是没有多说。而且他也看得出来,这个时候显然,人家不管是当主公的曹操,还是曹操手底下众人,可都没有多说的意思,不是说什么都不说,可确实,是没有出兵的事儿。
 
    所以,没办法,伊籍只能是随大流,和众人一起吃早饭,这绝对算得上是他和最多的人,一起吃的早饭了。说起来在汉军,他可没和这么多人一起吃过早饭,在曹操这儿,算是破例了,第一次啊。结果在用过朝食之后,还没等伊籍他说什么呢,曹操倒是先说话了,“机伯先生远道而来,这今日不如好好休息,晚上,大家在一起饮宴!”结果还没等伊籍说个不字,
 
    曹操就先起身离开了,他这么一站起来,其他人自然也不可能再坐下,所以都是站了起来,恭送自己主公。伊籍没办法,他也只能是站起来,不过这个没什么,关键是他一个字还没说呢,就已经有兖州军士卒过来,抬手比了个请,“先生,请!”此时兖州军众人一看,不少人
 
   
 
    都是在心里暗笑,心说你伊籍伊机伯,确实,是有两下不假,可面对着自己主公,你也不好使!兖州军众人看到自己主公离开后,他们也相继离开,这吃也吃完了,这看到伊籍也没什么动,没什么言语,所以他们自然是早离开早好。而且关键是,他们其实也有不少人都不再在这儿多待,因为不看到伊籍。至于说之前,那是没有办法,所以是不得不……
 
    不过该有的礼节,他们还是有的,都是和伊籍打了招呼,然后他们这才离开会客厅。而伊籍呢,他自然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不过此时他是心里暗笑,心说曹孟德啊曹孟德,如今是“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”,说起来主公和军师让我来说服你,我可是带着信心来的,这事儿要是不成,那不是没可能,但是我看来,可能性不大啊!看我怎么去说服你,你等着吧!
 
    对伊籍来说,这个时候的事儿,虽说并不是他所料之中的,可却也绝对没有出乎他太多的预料。说起来他是知道,曹操应该会有什么动,不过他就是不知道这个是什么。所以这个
 
   
 
    时候,他知道了曹操要做什么,曹操用让自己休息来当借口,这个自己没到,可他找借口搪塞自己,这个自己却是明白。所以伊籍也是很老实地回了自己的屋中,不过还没到半个时辰,他就出来了,是直接去找曹操。还别说,伊籍是不肯定曹操在哪儿,但是他却能猜出来,此时的曹操,八成是除了函谷关,去关外的兖州军大营了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将
 
    心比心,对于伊籍来说,如果自己是他曹操的话,这个时候自己也会去关外的兖州军大营,而不是在府中待着,这个为什么,就不用多说了吧。所以伊籍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仪容之后,便出了屋,出了府,是直奔函谷关外的兖州军大营。这伊籍是客人,而且刘备的汉
 
    军和兖州军又是盟友,曹操又没有禁止伊籍行动,所以他自然是顺利出了关,然后去了兖州军大营。u
 
    **
 
 
第八八六章 伊机伯说曹孟德(完)
 
    在兖州军大营门口,应该距离还挺远的时候,伊籍是不得不站住了,因为他再敢上前,估计就要成筛子。;g.cc]伊籍此时是满脸堆笑,道:“我乃汉军使者,请求求见曹司空,劳烦通禀一声!”结果伊籍这话确实是好使,显然兖州军在大营门口的士卒也知道函谷关内的一些情况,所以其中一个了头,“你在这儿等着,不得乱动!”“是,没有问题!”伊籍毕竟是
 
    个文士,有道是“秀才遇到兵,有理不清”啊,这如今的情况,他只能是听对方的话。毕竟兖州军那士卒,有几个知道你伊籍是干什么吃的?是,他们知道自己主公,也许还知道几个武将,可却绝对没几个人知道自己就是了。所以伊籍清楚,只能是按照他们来,要不然的话,吃亏的只能是自己。起来要是自己吃亏,就算是找到曹操去告状,那也不一定好使,
 
    这个不曹操肯定要偏向他们士卒,就自己是来求援的,这本来就是矮着一截呢,所以他还能不清楚吗,这自己不听话,最后吃亏吃苦的就只能是自己,这个事儿伊籍做不出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还好,伊籍他没等多久,不一会儿,之前离开的士卒就回来了。他对伊籍道:“主公请先生入帐一叙!”伊籍闻言一笑,对着士卒一拱手:“多谢!”然后便进了兖州军大营。毕竟有着曹操的话,所以伊籍自然是畅通无阻。要不然的话,别是他了,就算是他主公刘备来了,也只能是在大营外待着。没其他的。伊籍来到曹操中军大帐前,没进去,他先是
 
   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毕竟这曹操是个什么人,他都清楚,这自己见其人。代表的可不仅仅是自己,还有自己主公,整个汉军,所以自己什么样儿,其实也可以是己方什么样儿。因此,伊籍自然是不让曹操挑出来什么毛病,而且也不可能丢人就是了,所以这肯定是要多注意自己的形象。进了大帐后,他也没多看。就赶紧给中间的曹操施礼,“见过曹司空!”
 
    曹操就知道,伊籍肯定不会放过机会,这不,这个时候又来了。不过他也了,如果伊籍要是在府邸中找他,那么这个人,确实不足为虑。根本就没有什么法,这样儿的人。自己
 
   
 
    见不见,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,只要到时候自己带兵去樊城,给刘备个交待,就算是可以了。<strong></strong>不过其人是直接来大营找他,那么这个时候。自己就不得不再高看其人一眼了,毕竟不是谁都能到,自己如今,此刻到底是在什么地方,可他伊机伯知道。那么自己就见他一见,那又如何?对于曹操来,他可从来都不怕什么,不管是挑战,还是其他的。起来
 
    还是那话,如果伊籍真能劝住自己,那么自己就算早儿出兵,那又如何?毕竟自己出兵,那么最多就是早到樊城一会儿,而和不和凉州军一战,这不是等自己到了樊城之后,那才能去实施的吗?也就是,自己到时候和凉州军一战,那么就战,不的话,就不战。至少他刘备可没本事动自己的人马吧,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本事能强制己方和凉州军一战。是,
 
    他手下有级谋士,有诸葛亮,还有徐庶,可自己手下的人,难道是吃素的?不管是荀攸还是程昱,其实也未必比他们差多少!而且曹操还清楚,那就是马超,他绝对不和己方一战,至少在对付刘备的时候,他是不的。除非是没有办法了,那确实,谁也没办法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机伯先生请坐!”曹操对伊籍着,伊籍则是一笑,谢过后,他便坐了下来,然后此时开口道:“曹司空,不知我主信中所,司空考虑如何了?何时出兵樊城?”曹操一听,眼眉微挑,心何时出兵?这自己要承认了,不是自己要出兵吗,可自己不承认吗,这个……他一笑,“机伯先生何必如此着急,要这个时候,凉州军还没有到樊城吧?”结果
 
    一听曹操这话,伊籍是笑眯眯地看着曹操,曹操这么一看,这伊籍什么意思?伊籍那意思,你曹孟德就装吧,当然这话他肯定不能啊,所以只能是这么个表情看着对方了。结果曹操这时候还别,真让伊籍看的有儿心虚了,所以他准备来一个先发制人,直接就问道:“先生沉默何意啊?”那意思你别这么看我还不话啊,什么意思?结果伊籍依旧是笑道:“曹
 
    司空,虽如今是我家主公距离前线更近,所以知道南郡之事,可曹司空兖州军情报灵通,未尝就不知道吧?”曹操闻言微愣,当然这个微愣还是有不少是装出来的,他直接道:“先
 
   
 
    生此言何意?”伊籍却是道:“曹司空,襄阳已经失守,您凉州军何时会到樊城?”在伊籍看来,没准在自己来司隶的途中,凉州军就已经兵临樊城城下,这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。可曹操这个时候,却还跟自己装糊涂呢,这实在是太气人了。曹操他如今是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啊,伊籍对此是一清二楚。是,曹操带着兖州军主力在函谷关,距离襄阳是比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