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虽说不禁手下在宴席上闲聊可规矩总还是有的这个一点儿不错

时间:2019-05-01 15:4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
    这话伊籍一听,哪怕他就是这么的,可却也绝对不会如此说就是了。因此,他还是说道:“曹司空所言,非是我军不是凉州军对手,实在是贵军与我军联盟,如今我军马上便要与凉州军一决雌雄,如果贵军不在的话……我主是不会说什么,可那马孟起,还有凉州军,未必就不会有什么法!在下却是以为,也许马超就会,是不是贵军怕了他们凉州军,或者……
 
    ”听了伊籍的话后,曹操确实是有点儿生气,因为对方显然,在自己看来,那就是有恃无恐啊,因为他知道,自己不会把他给如何了,不是吗?所以曹操不生气,那是不可能的。对他来说,这伊籍就是趁机来贬低自己,贬低己方,自己还说不出来太多,这还能不让自己气
 
    愤?不过生气归生气,曹操还是能克制自己的,毕竟这么多年了,要说有时候曹操脾气确实,也是挺暴,可……**
 
 
第八八四章 伊机伯说曹孟德(续)
 
    可有时候呢,曹操他其实还是能忍住的,毕竟都这个年纪的人了,而且这么多年,可以说他也不是一成不变的。[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不知道有没有人,是永远都不变的,也许有,但是很多还是很少,这个就很难知晓了吧。可曹操绝对不是那个永远都不变的人,那不是他,他也是有所变化的,这个确实是没错。曹操对伊籍说道:“贵使此言差矣,说起来我军实力到底如何,他马孟起
 
    清楚,你们主公就更清楚了!”曹操看着是回答伊籍所说,说要是不派兵去的话,马超认为他们兖州军怕了凉州军云云。可曹操的话就不太一样儿了,至少伊籍他听过后,心里很清楚,表面儿上,曹操那意思是说马超知道他们兖州军的实力,知道他们自然不会怕了凉州军。
 
    可实际上,也是进一步讽刺己方,赤/裸/裸地讽刺汉军。那意思,你刘玄德是更清楚我们兖州军的厉害了,为什么呢?当然就是因为刘备在兖州军手底下,基本上是总吃亏,十次有七八次都得输,然后最后是逃跑,所以曹操固然是有此一说。而曹操这话,在伊籍听来,他
 
   
 
    自然是不喜,不过他肯定是不能也不好直接去说什么,所以就从其他方面说道:“曹司空所言极是,兖州军与凉州军打交道多年,可以说在无数次的交锋中,凉州军自然是了解贵军!”
 
    会说的不如会听的,说起来曹操自然是很清楚伊籍他是个什么意思。他实际就是在说,凉州军是了解你们兖州军。那是因为在多次的战斗中,积累下来的经验啊。就因为你们对付凉州军,屡战屡败。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便宜都让人家给占去了。所以凉州军要是不了解你们才怪。可伊籍显然不可能直接这么去说,所以从侧面说一下,曹操他还能听不出来?这虽说
 
    兖州军和汉军是盟友不假,可这在函谷关这儿,伊籍还没到多久,进屋之后,可以说就和曹操针锋相对上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说起来伊籍还真不怕什么,至少他不怕曹操不出兵什么的。而且他确实是了解一点儿,那便是你越是和曹操针锋相对,你只要能让他觉得你所说的有那么些道理,那么这个事儿,基本上就成了。他还能看不出来吗,其实曹操的心里,未尝就没有出兵的意
 
   
 
    思,只是……反正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出兵就是了。这时候别说是曹****,就是其他人。也有不少都听出来伊籍的意思了,这就是讽刺己方呢,这不就是说己方和凉州军交战多次。可输多胜少吗?他们还能不知道,可对这个,他们却不能和伊籍说什么,毕竟这个时候,还是自己主公在说话,所以还轮不到他们说。曹操则是一笑,就是到了这个时候,他该笑的时
 
    候,却还是能笑出来的。不过却也说道:“贵使请。你们主公,如今的情况如何。来你比我们更清楚!而我军确实是与凉州军交战次数最多,而且经验也是最为丰富。可要真说起来,我军却也没落到如今贵军这个地步,而如今贵军的情况如何,呵呵……”之后的话,曹操就没再多说了,因为不管说与不说,对方来的这个伊籍,他都明白。和聪明人说话,说
 
    一半或者一多半就可以了。如果说真都说出来的话,那也是太不给对方面子了,毕竟双方还是盟友,这个一时半会儿还是没法改变的,所以自己也是得给刘备点儿面子,就像他们其实也算是给自己面子一样儿。对于伊籍如何,曹操没有太放在心上,毕竟他为一个使者,
 
   
 
    代表了刘备,他自然不会跟自己点头哈腰的,那根本不是他刘玄德风,所以伊籍如此,其实都在曹操的所料之中,如果说他不这么样儿,那么才是出乎了他意料呢!这不单单口齿不错,这酒量,更好!所以他还是,赶紧给己方众人眼色,那意思别敬了,再敬下去的话,他伊籍没倒下,咱们的人倒是先倒了!可不是吗,不胜酒力的,这个时候都有
 
   
 
    点儿多了,让曹操觉得,这事儿自己确实,是有欠考虑了。而众人这么一看自己主公的眼色,他们也不灌伊籍了。说实话,他们也看得出来,这哪是他们这些人灌伊籍一个啊,是人家一个灌自己这些人!所以自己主公当机立断,他们还是很赞同的,应该说绝大多数的,都是不喝了。就算是少数的几个,还,可那是有他们目的的,说起来就是因为伊籍在他们
 
    看来,实在是太“猖狂”,所以要是不给他灌醉的话,这己方可真是,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。所以还有少数人,他们并不听曹操的,可没办法,自己主公使眼色了,那就得听。不停的话,呵呵,后果可而知。可以说曹操在兖州军中,那肯定是有力度的,这个从上到下,从将领再到普通士卒,可没有几个不知道的。说起来曹操为兖州军的领袖,那确实,令行
 
    禁止,兖州军众将士,做得都不错。伊籍此时看到众人不来灌自己了,他也清楚,必然是曹操,他们主公发话了,要不然还不会这样儿。不过这样儿正好,这自己其实也喝了不少,
 
   
 
    要是久了多了的话,自己肯定也醉。所以这个时候兖州军众人是偃旗息鼓了,其实也正合伊籍的意思,要不然的话,自己要是真在这个时候喝多了的话,可真是影响自己主公的大计,这个是他所不能接受的。他倒是没有其他的什么,伊籍酒品还可以,没有什么耍酒疯的时候。
 
    所以他不怕喝多,可平时那都无所谓,但是如今是什么时候,不用多说了,自己主公和军师那么信任自己,让自己过来了,自己要是再不好好表现,不说服他曹操的话,自己可真是,对不起自己主公和军师的信任啊。说起来伊籍是挺轻松,可他依旧也是有那种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法,毕竟当初他能投靠刘备,显然就说明了其人比较看好刘备,也算是一个比较忠
 
    于汉室的这么一个人,要不然的话,他不管投靠曹操还是马超,哪怕就是孙策,如今也不一定会比现在的官职小,没准还更受器重,这都是不一定的。不是就刘备还有诸葛亮看到伊籍,知道其人是个人才,那马超、曹操,还有孙策,谁不知道呢?不过他没在他们帐下而已,
 
   
 
    酒是不再喝了,可以说这是大多数人的法,不喝正好,其实已经就算是喝了不少了。给众将使完眼色后,曹操是笑着对众人说道:“来各位,今日是玄德使者来我军的好日子,大家开怀畅饮,吃好喝好!”曹操确实是没什么说的了,所以为了缓解一下比较尴尬的气愤,他这个当主公的,也是他让众人劝酒的,所以这个时候却是不得不多说几句。结果下面反应
 
    还算是可以,至少比之前的冷场相比,这个时候可强多了。至少曹操一句话,却是让众人又开始有说有笑的了。如果说之前,他们说笑,都是劝酒,灌醉伊籍,那么此时此刻,终于不是这样儿了,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自己吃上了,当然也不忘了闲聊点儿,不过说话声不大,
 
    毕竟曹操这儿摆宴,虽说不禁手下在宴席上闲聊,可规矩总还是有的,这个一点儿不错。
 
 
第八八五章 伊机伯说曹孟德(续一)
 
    所以在兖州军的宴上,不是不可以说话,不是不能说,但是得小声点儿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∷∷,除非是曹操要对所有人,或者对谁说话,他是可以大声,其他的,都不行,这就是曹操的规矩。曹操不像董卓,董卓吃饭的时候,他自己是一声不吭,当然他并不禁止手下人说话。而曹操呢,他不光是不禁止手下人说,也自己说,不过吃饭的时候,尽量声音小点儿,当然了,这是对别人说。
 
    他自己就不这样儿了,可谁让他是兖州军老大呢,这个没办法。所以就算是,有曹操手下的人对自己主公有意见,可是却有几个人敢当着曹操的面儿说出来呢?说起来,有几个不知道自己主公那性格的?所以……曹操手下,真就是没有几个人不怕他,不畏惧他,也就是有限的那么些,才能真正不怕曹操什么,不过也确实是,有限。宴终于是完了,应该说也是众
 
    人都吃好喝好了,这曹操都不用多说,自然是有士卒撤掉,这事儿不归他管。之后在会客厅中,曹操却是没和伊籍多说,他倒是看得出来,显然这个伊籍伊机伯,是还有话要说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今日,准确来说是今夜,曹操不准备再给他机会了。因此,直接对伊籍说道:“贵使,今晚时辰不早了,不如早些休息。我早已让人准备好了地方,贵使请吧!”伊籍一听。这到了嘴边的话,只能是咽了下去。他可听出来了。曹操这话还算是比较客气,可实际上,他还听不出来吗,对方话语中,却是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。所以伊籍虽说心里骂娘,也不爽,可
 
    表面儿上,却是一点儿都没敢表露出来。要不然的话,就算兖州军众将不给自己撕了。估计也差不多。可这他都不惧不怕,毕竟有曹操在,他们兖州军众人再如何,曹操都不会让。
 
    可伊籍他确实是担心,担心什么,那自然就是担心自己来函谷关一趟,不能成功。他确实不在意自己立功不立功什么的,而是到底能不能劝说曹操,最后出兵樊城。所以这个时候。伊籍也只能是,不管“客随主便”也好,还是说“入乡随俗”也罢,其实归根结底。他这就是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了。因此,笑着和曹操还有众人告辞。他便跟着兖州军的士
 
   
 
    卒离开了。自然曹操早就让人给他准备好了屋子,这个时候正是让士卒带他去了。曹操这个人。别说他性格如何,其他方面怎样。至少他绝对不是个吝啬的人,反而是个非常大方的
 
    人,这个确确实实没错。求书网小说qiushu.cc已经躺在榻上的伊籍,回起今日的种种,他觉得虽说曹操的话,自己还算是都有反驳的说法,可终究还是没能让曹操说出兵,这个就是自己没做好。当然他
 
    心里也都清楚,也许曹操的意思,他是出兵,可却也多耽误一下时日。毕竟如今凉州军没

    热门排行